是香港某筆者讚揚大周后的文章喔!
看了真是高興呢!^^




李後主是位亡國之君,其所以在後人腦海裡留著一個鮮明印象,就是他留給了我們不少香艷、柔情、悲哀的詞。他的詞,確實給他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偉大,所以後人對他的評價,在歷史上一切亡國之君上,被譽為「詞帝」。
但是我們要知道他的成功——文學的成功,是不能忘記一個被他迷戀著的女人——大周后。



〈難得帝王亦專情〉

大周后,名娥皇,生於公元九三六年,比後主大一歲。她在文史記載中,確是個多情而賢慧的女人,因為古代帝王們,多是後宮佳麗三千人,很少能將全部靈魂寄托在一個后妃身上的,更很少不變遷其愛情,而表現於文學的,大周后之能得到一個多情帝王的專寵,且使將愛情流露於文學,當然她是一個資質佳惠,美艷多才的女子了。


〈重訂霓裳羽衣曲〉

據陸游《南唐書》載:她精通書史,善音律,尤工琵琶。元宗(後主父親)賞其藝,賜以焦桐琵琶。後主作念家山,后亦作邀醉舞。二人曾重訂霓裳羽衣曲,此曲在唐之盛傳,最為大曲,後主獨得其譜,乃與后變易訛謬,頗去洼,繁手新昔,清越可聽。她常彈奏後主的詞調,極得後主讚美,這就是後主作詞的原動力了。


〈極筆描繪香閨韻事〉

李煜的初作《浣溪紗》:
紅日已高三丈透,金鑪次第添香獸,紅錦地衣隨步皺。佳人舞點金釵溜,酒惡時拈花蕊嗅,別殿遙聞簫鼓奏。

把迷戀大周后的情感,深宮香艷的情形,全部寫托出來。

請讀他的《一斛珠》 :
曉妝初過,沈檀輕注些兒箇,向人微露丁香顆,一曲清歌,暫引櫻桃破。羅袖裛殘殷色可。杯深旋被香醪涴,繡床斜憑嬌無那,爛嚼紅茸笑向檀郎唾。

這種香閨韻事,兒女柔情,真赤裸裸地寫了出來。「爛嚼紅茸,笑向檀郎唾」,多爛漫,多麼嬌柔的兒女姿態,以現代眼光看,固然不足為奇,但是,在千年以前的封建社會裡,那就夠奇特的了。

大周后的多情,感動了後主的詞筆,後主的詞筆,介紹了多情的大周后給千古瞻仰,文學是環境的產物,是情感的交流,在這裡完全得到印證了。


〈沒有不散之筵席〉

人生總沒有不散之筵席,不幸的事總要有一天降臨到最歡樂的人們身邊的。當後主二十八歲那年,大周后生病了。後主朝夕視食,藥非親嘗不進,衣不解帶者累夕,如侍父母之癡。然而,大周后終被秋風吹去了,其時,後主哀苦骨立,杖而後起,亦如其喪考妣,且將投井以殉,賴救之獲免。又自製誄詞數千言,皆極酸楚。對後主來說,真是天大的不幸,後來將她葬於懿陵,謚號昭惠,從下面詞中,可以看到後主那時的心情。

請看《輓辭》:
珠碎眼前珍,花凋世外春,未銷心裡恨,又失掌中身。玉笥猶殘藥,香奩已染塵。前哀將後感,無淚可沾巾。
艷質同芳樹,浮危道略同。正悲春落實,又苦雨傷叢。穠麗今何在?飄零事已空。沈沈無問處,千載謝東風。

輓辭表達了後主對大周后深摯情意以及深哀巨痛的心情。再請看《感懷》:
又見桐花發舊枝,一樓煙雨暮淒淒。憑欄惆悵人誰會,不覺潸然淚眼低。
層城無復見嬌姿,佳節纏哀不自持。空有當年舊煙月,芙蓉城上哭娥眉。

後主自失了他的愛妻,這種痛苦,這種刺激,已深種在他底心靈深處,把他從溫柔沉醉的大國,拖到悲哀悽慘的境域裡來,於是他的詞也從「爛嚼紅茸」而轉變為「為誰和淚倚欄杆」、「秋風多……夜長人奈何」的悽慘調子,以後家破國亡,更給他許多詞的材料。

大周后生前能使後主做香艷的詞,死後又影響後主做感傷悲切的詞,這種功績,是後人應該感謝她的。


〈不失赤子之心〉

自古文人與美人,是結著不解緣的;幾多偉大文藝作品,都是以香草美人為題材,為背景的。《紅樓夢》中「金陵十二釵」和「金陵十二副釵」都是絕代佳人。的確,美人的魔力,足以感應文人的心靈,而使之寫出血和淚的文學來。後主不會做皇帝,而無意中做了詞中之帝,被後世推崇在一切帝王們之上,誰說這不是大周后的力量呢?所以王國維人間詞話批評他說:「詞人者,不失其赤子之心也,故生於深宮之中,長於婦人之手,是後主為人君之短處,亦即為詞人所長處」。


文◎李長培
 

ritafine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