菊詩十二題,詠物兼賦事。題目編排序列,憑作詩者挑選。限用七律,不限韻腳。詩作皆署「雅號」,即:「蘅蕪君」(薛寶釵)、「怡紅公子」(賈寶玉)、「枕霞舊友」(史湘雲)、「瀟湘妃子」(林黛玉)、「蕉下客」(賈探春)。



憶 菊     蘅蕪君

悵望西風抱悶思,蓼紅葦白斷腸時。
空籬舊圃秋無跡,冷月清霜夢有知。
念念心隨歸雁遠,寥寥坐聽晚砧遲。
誰憐我為黃花瘦,慰語重陽會有期。



訪 菊     怡紅公子

閑趁霜晴試一游,酒杯藥盞莫淹留。
霜前月下誰家種?檻外籬邊何處秋?
蠟屐遠來情得得,冷吟不盡興悠悠。
黃花若解憐詩客,休負今朝掛杖頭。



種 菊     怡紅公子

攜鋤秋圃自移來,籬畔庭前處處栽。
昨夜不期經雨活,今朝猶喜帶霜開。
冷吟秋色詩千首,醉酹寒香酒一杯。
泉溉泥封勤護惜;好和井徑絕塵埃。



對 菊     枕霞舊友

別圃移來貴比金,一叢淺淡一叢深。
蕭疏籬畔科頭坐,清冷香中抱膝吟。
數去更無君傲世,看來惟有我知音!
秋光荏苒休辜負,相對原宜惜寸陰。



供 菊     枕霞舊友

彈琴酌酒喜堪儔,几案婷婷點綴幽。
隔坐香分三徑露,拋書人對一枝秋。
霜清紙帳來新夢,圃冷斜陽憶舊游。
傲世也因同氣味,春風桃李未淹留。



詠 菊     瀟湘妃子

無賴詩魔昏曉侵,繞籬欹石自沉音。
毫端蘊秀臨霜寫,口角噙香對月吟。
滿紙自憐題素怨,片言誰解訴秋心?
一從陶令評章後,千古高風說到今。


黛玉“魁奪菊花詩”,她的三首詠菊詩是十二首詠菊詩之冠,而這一首又是三首之冠,被評為第一。

“毫端蘊秀臨霜寫,口角噙香對月吟”——人美、花美、景美、情美、詩美,合諸美於兩句詩中,構思新穎,造句巧妙,確實是精彩的詠菊詩句。“滿紙自憐題素怨”,寫出了黛玉平素多愁多病,自怨自艾的情狀;“片言誰解訴秋心”,道出了自己一懷情愫不被人理解的苦悶。最後把同菊花關係最深的詩人陶淵明拉出來,歌詠菊花的高風亮節,也把自己高潔的品格暗示出來了。



畫 菊     蘅蕪君

詩餘戲筆不知狂,豈是丹青費較量?
聚葉潑成千點墨,攢花染出幾痕霜。
淡濃神會風前影,跳脫秋生腕底香。
莫認東籬閑采掇,黏屏聊以慰重陽。



問 菊     瀟湘妃子

欲訊秋情眾莫知,喃喃負手扣東籬:
孤標傲世偕誰隱?一樣開花為底遲?
圃露庭霜何寂寞?雁歸蝨病可相思?
莫言舉世無談者,解語何妨話片時。


這一首被李紈評為第二。用的是“四支”韵。

在黛玉的三首詠菊詩中,寫得新穎別緻,並最能代表其個性的是這一首。輕俗傲世,花開獨遲,道出了她清高孤傲,目下無塵的品格。“圃露庭霜”不就是《葬花辭》中說的“風刀霜劍”嗎?榮府内種種惡濁的現象形成有形無形的刺激,使這個孤弱的少女整天陷於痛苦之中。“鴻歸蛩病”映襯出她苦悶徬徨的心情。對黛玉來說,舉世可談者只有寶玉一人,然而礙於“禮教之大防”,何曾有痛痛快快地暢敘衷曲的時候?

“孤標傲世偕誰隱,一樣花開為底遲?”這兩句膾炙人口的名句,與其說是有趣的訊問,莫如說是憤憊的控訴。全詩除頭聯之外,領聯、頸聯、尾聯全為問句,問得巧而且妙,正如湘雲說:“真把個菊花問的無言可對。”按理說,這一首應該評為詠菊詩中的第一,李紈卻把它評為第二。本來李紈自己也承認“不能作詩”,也就不必苛求了。




簪 菊     蕉下客

瓶供籬栽日日忙,折來休認鏡中妝。
長安公子因花癖,彭澤先生是酒狂。
短鬢冷沾三徑露,葛巾香染九秋霜。
高情不入時人眼,拍手憑他笑路旁。



菊 影     枕霞舊友

秋光疊疊復重重,潛度偷移三徑中。
窗隔疏燈描遠近,籬篩破月鎖玲瓏。
寒芳留照魂應駐,霜印傳神夢也空。
珍重暗香休踏碎,憑誰醉眼認朦朧。



菊 夢     瀟湘妃子

籬畔秋酣一覺清,和雲伴月不分明。
登仙非慕莊生蝶,憶舊還尋陶令盟。
睡去依依隨雁斷,驚回故故惱蝨鳴。
醒時幽怨同誰訴:衰草寒煙無限情!



殘 菊     蕉下客

露凝霜重漸傾欹,宴賞才過小雪時。
蒂有餘香金淡泊,枝無全葉翠離披。
半床落月蝨聲切,萬里寒雲雁陣遲。
明歲秋風知再會,暫時分手莫相思。

ritafine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